集外集拾遗,鲁迅与章廷谦校点的

在鲁迅与章廷谦的交往中,有关《游仙窟》标点整理与出版,值得一书。

《游仙窟》今惟日本有之,是旧钞本,藏于昌平学;题宁州襄乐县尉张文成作。文成者,张族鸟之字;题署著字,古人亦常有,如晋常璩撰《华阳国志》,其一卷亦云常道将集矣。张族鸟,深州陆浑人;两《唐书》皆附见《张荐传》,云以调露初登进士第,为岐王府参军,屡试皆甲科,大有文誉,调长安尉迁鸿胪丞。证圣中,天官刘奇以为御史;性躁卞,傥荡无检,姚崇尤恶之;开元初,御史李全交劾族鸟讪短时政,贬岭南,旋得内徙,终司门员外郎。《顺宗实录》亦谓族鸟博学工文词,七登文学科。《大唐新语》则云,后转洛阳尉,故有《咏燕诗》,其末章云,“变石身犹重,衔泥力尚微,从来赴甲第,两起一双飞。”时人无不讽咏。《唐书》虽称其文下笔立成,大行一时,后进莫不传记,日本新罗使至,必出金宝购之,而又訾为浮艳少理致,论著亦率诋诮芜秽。族鸟书之传于今者,尚有《朝野佥载》及《龙筋凤髓判》,诚亦多诋诮浮艳之辞。《游仙窟》为传奇,又多俳调,故史志皆不载;清杨守敬作《日本访书志》,始著于录,而贬之一如《唐书》之言。日本则初颇珍秘,以为异书;尝有注,似亦唐时人作。河世宁曾取其中之诗十余首入《全唐诗逸》,鲍氏刊之《知不足斋丛书》中;今矛尘将具印之,而全文始复归华土。不特当时之习俗如酬对舞咏,时语如目兼目舌*"*",可资博识;即其始以骈俪之语作传奇,前于陈球之《燕山外史》者千载,亦为治文学史者所不能废矣。 中华民国十六年七月七日,鲁迅识。 本篇最初以手迹制版印入一九二九年二月北新书局出版的《游仙窟》。 《游仙窟》,传奇小说,唐代张族鸟作。唐宪宗元和年间流入日本,国内久已失传。章廷谦据日本保存的通行本《游仙窟》、醍醐寺本《游仙窟》以及流传于朝鲜的另一日本刻本重新校订,标点出版。 昌平学江户幕府一六三○年开办的以儒学为主的学校;一八六八年明治政府接收,改组为“昌平学校”,一八七○年关闭。地址在江户汤岛。 张族鸟深州陆泽人。按文中作“陆浑”,误。 常璩字道将,蜀郡江原人,晋代史学家。《华阳国志》,十二卷,附录一卷,是一部记述我国西南地区历史事迹的书。 两《唐书》即《旧唐书》和《新唐书》。《旧唐书》,后晋刘癲等撰,共二百卷。《新唐书》,宋代宋祁、欧阳修等撰,共二二五卷。《张荐传》,见《旧唐书》卷一四九、《新唐书》卷一六一。张荐是张族鸟的孙子。 刘奇滑州胙人。《新唐书·刘政会传》!按巫悠妫な僦*为天官侍郎,荐族鸟、司马槲嗖煊贰薄L旃伲武则天时改吏部为天官。 姚崇本名元崇,唐代陕州硖石人。睿宗、玄宗时任宰相。 《顺宗实录》唐代韩愈等撰,共五卷。文学科唐代临时设置的制科的一种,由皇帝主试。名目很多,应试者可以重复参加考试。张族鸟曾参加“下笔成章”、“才高位下”、“词标文苑”等考试。 《大唐新语》笔记,唐代刘肃撰,共十三卷。张族鸟事见该书第八卷。 《咏燕诗》张族鸟作,全诗已佚,现仅存《大唐新语》所引四句。 新罗古国名,位于朝鲜半岛的东南部。《朝野佥载》笔记,共六卷,记载隋唐两代朝野遗闻传说。《龙筋凤髓判》,判牍书,共四卷。收录判决司法案件的骈俪体文牍。 杨守敬(1839—1915)字惺吾,湖北宜都人,地理学家、版本学家。《日本访书志》,共十六卷,是他任清朝驻日本公使馆馆员时,调查国内已失传而日本尚有留存的古书的著作。其中录有《游仙窟》,并加按语说:“男女姓氏,并同《会真记》,而情事稍疏,以骈俪之辞,写猥亵之状,真所谓傥荡无检,文成浮艳者”。河世宁字子静,日本人。曾任昌平学学员长。《全唐诗逸》,共三卷,辑录流传于日本而《全唐诗》中遗漏的诗作百余首。内收《游仙窟》中的诗十九首。每首下分别署名张文成和《游仙窟》中的人物崔十娘、崔五娘、香儿等。 鲍氏鲍廷博(1728—1814),字以文,清代安徽歙县人。《知不足斋丛书》,是他于乾隆四十一年辑印的一部丛书,共三十集,一百九十七种。其中根据《全唐诗逸》录有《游仙窟》中的诗十九首。 矛尘即章廷谦,笔名川岛,浙江绍兴人。《语丝》撰稿人之一。 目兼目舌眼皮低垂;,羞涩的样子。都是唐代俗语。陈球字蕴斋,清代浙江秀水人。《燕山外史》,共八卷,是他用骈体文写成的一部言情小说,约成书于嘉庆十五年。

《游仙窟》系唐人张文成的著作,却不见于中国史籍记载,只在日本流传。直到清人杨守敬著《日本访书志》,方使国人知有此著。章廷谦在北大听鲁迅讲中国小说史时,曾萌生辑录、校订和标点唐代传奇小说《游仙窟》的念头。他的这个想法曾告诉过鲁迅,因而,鲁迅辑校的《唐宋传奇集》没有收录《游仙窟》。对此,鲁迅在《唐宋传奇集》序例中曾有交代:“本集所取,唐文从宽,宋制则颇加决择。凡明清人所辑丛刊,有妄作者,辄加审正,黜其伪欺,非敢刊落,以求信也。日本有《游仙窟》,为唐张文成作,本当置《白猿传》之次,以章矛尘君方图版行,故不编入。”鲁迅还把自己抄录的《游仙窟》借给章廷谦,鼓励章廷谦把这本书标点整理出版,并且为他的标点校辑本作序。

读鲁迅致章廷谦的书信,可知鲁迅为章廷谦标点、校辑此书所做的,远远不止于此。

在章廷谦标点、校辑《游仙窟》的过程中,鲁迅与他时有交谈,包括面谈与笔谈。这种交谈,乃是一种学术上的研讨与指点。例如,关于《游仙窟》的细注,系唐人所作,日本人所作,还是唐时日本人所作,便是鲁迅与章廷谦探讨的一个内容。鲁迅在1926年2月23日给章廷谦的信中说:“记得日前面谈,我说《游仙窟》细注,盖日本人所为,无足道。昨见杨守敬《日本访书志》,则以为亦唐人作,因其中所引用书,有非唐后所有者。但唐时日本人所作,亦未可知。然则倘要保存古董之全部,则不删亦无不可者也乎耳。”又如,对于俞曲园关于《游仙窟》诗的意见与考据,鲁迅也曾作过认真的思考与研究,并提出具体意见以供章廷谦参考。俞曲园在《茶香室四钞》卷十三中提及《游仙窟》诗时说:“不知张文成为何许人,与崔氏妇女狎游唱和,竟成一集。”章廷谦原拟将这些话录入卷首,鲁迅在1928年8月19日给章廷谦的信中说,“曲园老之说,录入卷首,我以为好的”,但同时又对俞曲园所见到的是否《游仙窟》之全本提出疑问。1928年10月18日给章廷谦的信中又说:“《游仙窟》诗,见《全唐诗逸》,此书大约在《知不足斋丛书》卅集中,总之当在廿五集以后,但恐怕并无题跋;荫公考据亦不见出色,我以为可不必附了。”此处所说之“荫公”,便是俞曲园。俞曲园在提及《游仙窟》诗时说的那几句话,以后也没有印入章廷谦标点的北新版的《游仙窟》。

鲁迅为章廷谦校点的《游仙窟》作序,其实也远非那六七百字而已。《游仙窟》要出版,鲁迅当然是作序的最佳人选,章廷谦向鲁迅提出了这一请求,鲁迅没有推辞,也不想以不着边际的三言两语敷衍了事。他在1926年7月9日给章廷谦的信中说:“《游仙窟》上作一《痴华鬘》似的短序,并不需用时,当然可以急就。但要两部参考书,前些日向京师图书馆去借,竟没有,不知北大有否,名列下,请一查,并代借。如亦无,则颇难动手。须得后才行,前途颇为渺茫矣。”鲁迅所开的两部参考书,一部是杨守敬《日本访书志》,另一部则是森立之《经籍访古志》。他还在信中提示:“案以上两部当在史部目录类中。”1926年7月27日将“书目中可用之处”抄出后,就让章廷谦将这两部书还给北大图书馆了。然而,在此不久之后,鲁迅去了厦门,以后又去了广州。他做成《〈游仙窟〉序言》,已是1927年7月7日。1927年7月8日《鲁迅日记》记载:“上午寄章矛尘信并《游仙窟》序一篇,又本文一卷。”此序确实不到700字,却系学术研究之结晶,在对作者张文成即张族鸟的生平及“传于今者”的其他“诚亦多诋诮浮艳之辞”的著作作了考证之后,就《游仙窟》的来龙去脉以及章廷谦的标点、校辑之意义作了简明扼要的阐述:

《游仙窟》为传奇,又多俳调,故史志皆不载;清杨守敬作《日本访书志》,始著于录,而贬之一如《唐书》之言。日本则初颇珍秘,以为异书;尝有注,似亦唐时人作。河世宁曾取其中之诗十余首入《全唐诗逸》,鲍氏刊之《知不足斋丛书》中;今矛尘将具印之,而全文始复归华土。不特当时之习俗如酬对舞咏,时语如嫈嫇可资博识;即其始以骈俪之语作传奇,前于陈球之《燕山外史》者千载,亦为治文学史者所不能废矣。

章廷谦校点的《游仙窟》付印之后,仍然在鲁迅的不断关注之中。那时候章廷谦在杭州,书是由李小峰的北新书局在上海印的,所以,1928年3月6日,鲁迅在给章廷谦的信中说:“《游仙窟》不如寄来,我可以代校。”并在同一信中,又说到书的封面:“《游仙窟》以插画为书面,原是好的,但不知内有适用者否?”在“代校”的过程中,鲁迅随时发现或想到什么,都及时向章廷谦提出,并为他出主意。例如1928年3月31日的信中,鲁迅说:“《游仙窟》事件,我以为你可以作一序,及周启明之译文,我的旧序,不如不用,其中材料,你要采用便可用。至于印本,我以为不必太讲究;我现在觉得,‘印得好’和‘新式圈点’易[是]颇难并立的。该《窟》圈点本印行后,既有如许善本,我以为大可以连注印一本旧式装订的阔气本也。但圈点则无须矣。”关于俞曲园老人所见的是否《游仙窟》之全本的疑问及其“考据亦不见出色,我以为可不必附了”的建议,也都是在“代校”的过程中提出的。

此书之印刷也是好事多磨。1928年10月12日,鲁迅写信给章廷谦说:“《游仙窟》初校后,印局同盟罢工,昨天才又将再校送来,还要校一回才好。该印局字模,亦不见佳。”以后一拖再拖,鲁迅几次催促李小峰,也不见有什么效果,他知道郑振铎也在排印此书,又见《文学周报》大讲《游仙窟》,以为章廷谦校点的本子必定落后了,谁知在他正感到无奈并为之叹息之时,李小峰将五本北新版《游仙窟》的样书送到鲁迅手上,这真可谓是给了鲁迅一个意外的惊喜,他于1929年3月15日写信给章廷谦说:“……不料现在北新本居然印行,郑公本却尚未出世,《文周》之大讲,一若替李公小峰登广告也者。呜呼噫嘻,此实为不佞所不及料,而自悔其性急之为多事者也。”如此这般,其心情之变化、情绪之起落简直就像对待自己校辑的著作一样。

作者简介

姓名: 工作单位:

本文由今期白姐正版四不像发布于世界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集外集拾遗,鲁迅与章廷谦校点的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