权利运转的机密

天启七年八月,熹宗病死,临死前指定他的弟弟,十七岁的信王朱由检即位,在熹宗的张嫣皇后支持下,信王顺利登基,是为崇祯皇帝。

崇祯皇帝以静制动,以不变应万变。魏忠贤见崇祯对自己不冷不热,于是想投石问路,在9月25日自己上了一道《久抱建祠之愧疏》,请求停止建造魏忠贤生祠活动,崇祯提出以后不建了,在建的就继续吧。随后,崇祯把他哥哥天启帝的奶妈客氏,也是魏忠贤的对食请出了皇宫,这一举动名正言顺,魏忠贤不好反对。这两个回合,崇祯既稳住了魏忠贤,防止其狗急跳墙,铤而走险,又向朝廷内外表明了态度,新皇帝已经开始亲自处理朝政,不再放手给魏忠贤。

朝廷中的政客嗅到了不同的味道,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杨所修上书弹劾魏忠贤党羽,兵部尚书崔呈秀等人的父母去世未丁忧,有悖于“以孝治天下”,请求崇祯准许他们回家尽孝。同时也批评吏部尚书周应秋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尽责。按明朝惯例,官员受到弹劾,首先要主动停职,以便接受组织调查,于是崔呈秀等人陆续请求辞官。

崇祯仍然冷处理,既对几位受到弹劾的魏党成员进行了慰留,又对杨所修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处理。进一步向反对魏忠贤的同志们传递了可以弹劾魏党的信号。

处于观望状态的官员们开始转变。御史杨维垣猛烈攻击兵部尚书崔呈秀。崇祯顺势而为,同意崔呈秀的辞职回乡守孝申请。

这个信号明确地告诉大家皇帝已经不待见魏忠贤了。10月22日,工部主事陆澄源直接弹劾魏忠贤,此后,弹劾魏忠贤的声音此起彼伏,魏忠贤压力越来越大,终于在1627年10月27日向皇帝提出了“引疾辞爵”的辞呈。11月初,魏忠贤被免去司礼监和东厂的职务,发凤阳守祖陵。这是一个试探,没有引起骚乱。于是,崇祯皇帝命锦衣卫擒拿魏忠贤治罪。魏忠贤行至途中,接到密报。当夜,他听到外边有人唱道:“随行的是寒月影,呛喝的是马声嘶。似这般荒凉也,真个不如死”,随即上吊自杀。

从这个过程可以看出,魏忠贤步步退缩,没有任何有力的反击,曾经权倾朝野的“九千岁”,手下有“五虎”、“十狗”、“十孩儿”、“四十孙”,为什么毫无招架之功,仅仅3个月就败在年仅十七岁的皇帝手上?

一是掌权时间太短,没有建立起有力的支持者联盟。天启皇帝在位时间仅7年,魏忠贤在前5年还在跟东林党斗的不可开交,等他地位稳固了,大肆分封党羽的时候已经是天启5年了,形式上虽然支持者遍天下,但他的核心党羽还没有完全控制局面,骤然越过很多同僚升到高位,多少同僚看着眼热,矛盾大量存在。就像崔呈秀虽然是兵部尚书,但未必能够调动一兵一卒。魏忠贤本人虽掌控厂卫,但为时尚短,他此前又除掉顾命太监王安,恐怕也得罪很多人,厂卫也未必死心塌地跟他走。而且魏忠贤的党羽基础是不牢固的,投靠他的大臣们,大多是跟东林党不对付的失意者,与魏忠贤本人之前没有交集,也并没有盘根错节的复杂联系,在危机时刻,能否支持他有很大疑问。

二是制度起了作用。明代朝廷的权力机制主要是靠票拟和批红实施的,票拟归于内阁,批红归于皇帝或授权的太监。魏忠贤在熹宗朝也只是在熹宗的充分信任和授权下,部分拿到了批红的权力,当熹宗干预时,魏忠贤也不敢公开违抗,像熹宗保护皇后和信王,并最终传位给信王等重大决策都是熹宗自己做出的。崇祯即位后,以自然而然的方式收回了批红权力,魏忠贤就成了摆设。

三是缺乏政治眼光,不敢冒险。作为一个太监,魏忠贤只想舒舒服服过日子,当崇祯步步紧逼时,看不出自己没有后路,只能孤注一掷奋起反击,对于头号心腹崔呈秀,甚至都没有力保,崔呈秀的倒台引发了连锁反应,使他自己的支持者跟他划清界限,大量倒戈甚至落井下石。

网上为魏忠贤翻案的声音络绎不绝,甚至有魏忠贤不死,明朝不亡的说法。但从他应对崇祯的行动来看,他的政治才能是不足的。

本文由今期白姐正版四不像发布于白姐全年正版四不像,转载请注明出处:权利运转的机密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